十九大精神宣传内容
1 .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2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3 .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 不断开创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新局面
4 .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5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6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永远奋斗
7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8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奋力推进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
9 .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 幸福家园的建设者
10 .加强民族团结 建设美丽西藏
11 .治国必治边 治边先稳藏
12 .依法治藏 富民兴藏 长期建藏 凝聚人心 夯实基础
13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服务大厅 |

西藏网上信访大厅

|

西藏党员教育网

|

景点大全

|

美食搜索

|

高校毕业生档案查询

|

求职登记

|

企业信用查询

|

更多

西藏网群 |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 中国西藏新闻网

西藏旅游信息网

西藏文化网

西藏气象

西藏教育考试网

|

拉萨

城关区

当雄县

堆龙德庆区

曲水县

墨竹工卡县

达孜区

尼木县

林周县

|

日喀则

桑珠孜区

亚东县

江孜县

白朗县

拉孜县

萨迦县

岗巴县

定结县

定日县

聂拉木县

康马县

仁布县

南木林县

谢通门县

吉隆县

昂仁县

萨嘎县

仲巴县

|

昌都

卡若区

江达县

贡觉县

类乌齐县

丁青县

察雅县

八宿县

左贡县

芒康县

洛隆县

边坝县

|

林芝

巴宜区

墨脱县

波密县

工布江达县

米林县

察隅县

朗县

|

山南

乃东区

错那县

扎囊县

贡嘎县

桑日县

琼结县

曲松县

措美县

洛扎县

加查县

隆子县

浪卡子县

|

那曲

色尼区

嘉黎县

比如县

聂荣县

安多县

申扎县

索县

班戈县

巴青县

尼玛县

双湖县

|

阿里

噶尔县

普兰县

札达县

日土县

革吉县

改则县

措勤县

www.souxz.cn
网站首页>实时热评
重新界定“假药”回应了社会关切
2019-08-27 17:07:55 来源:南方日报
0

最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了修订的《药品管理法》。新法自今年12月1日起施行,从现有的十章104条改为十二章155条,对药品管理制度作出了全面、系统的修改,其中较受社会关注的就是对假药劣药范围的调整,这在前两次审议中都未提到。

以陆勇销售假药案为原型的热播电影《我不是药神》,真实反映了现行法下很多罕见病患者面临的困境。境外合法上市的仿制药有效而且便宜,能救活很多人,但这种药未经我国主管部门批准,依照《药品管理法》第48条,在我国应当按假药论处。同时,《刑法》第141条规定,生产、销售假药最重可处以死刑,而且不要求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因此,如陆勇这种销售或者代购的人,虽然未造成人员伤亡、身体伤害,丝毫没有延误诊疗,甚至帮助病友延长生命、减轻病痛,也要面临很高的法律风险,“两高”司法解释也并未彻底解决问题。

2015年,陆勇因“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获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2019年,“聊城假药案”使这一问题再次引起社会关注。这次《药品管理法》按照药品的功效重新界定假药劣药的范围,删除了“按假药论处”和“按劣药论处”的规定,将“未经批准”“未取得批准文号”一类的情形单列,单独规定行政处罚,而且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药品,情节较轻的,可以减轻或者免予处罚。

自此,相关案件处理结果应有很大变化。刑法虽然没有修改,但代购、销售等行为因所购药品不再属于“假药”,今后帮人代购境外药品不再面临牢狱之灾,下半年即将适时上会的《刑法修正案(十一)》料将对《刑法》的表述作相应调整,相关司法解释也应作修改。应当说,这一修改和新法其他条款一道,回应了社会关于大病、罕见病用药困难的关切,体现药品管理法“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理念,严打真正害人的假药而保障大众的生命健康、用药权益。新法相比于旧法,社会效果必将大大改善。

由此,这一修改也解决了长期困扰刑法、行政法的一个问题。以陆勇案为导火索,刑法学长期以来展开了刑法与行政法的关系、行政违法与刑事犯罪的关系等讨论,很多学者主张删去《刑法》第141条第2款,认为刑法的“假药”和行政法含义、范围不同,应仅指确实有害的“事实上的假药”,排除确有疗效而只是未经批准的“法律上的假药”。其他的主张也不胜枚举,但多是就刑法论刑法,而未触及“行政法该不该为了维护药品管理秩序,把真药规定成假药”这一根本问题。此次修法,直接在行政法层面使“假药”的定义回归本质,符合生活常识和社会公众认知,不再“指真为假”,根除“假药”的刑法认定问题。

但需要注意,新法只是对上述情形不再冠以“假药”之名,不是说生产、进口、销售未经批准的药是合法行为。依照新法,进口这类药品仍然要经过批准,否则要面临更严厉的行政处罚;另外,如果进口的药品属于依法应当申报的商品,代购人仍须依法向海关申报、缴纳进出口关税。如果采用走私的方法代购,会构成相关的违法犯罪。(徐 澍)

责任编辑:王巍臻

快搜西藏客户端

西藏窗口资讯门户

备案号:藏ICP备14000099号

西藏传媒集团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